聯繫我們 登入

马劳心酸谁人知 .....

米米果 2017-07-25 檢舉

马劳心酸谁人知 .....

文化是群体社会生活形态的一种体现。

在马来西亚的南端-新山,一直存在着一种独特的生活模式,一种我们新山人从小到大都一同经历的生活。那就是新山人不分昼夜地越过新柔长堤到新加坡工作的生活与生。如今,我们统称这些越堤族为「马劳」。

马劳,看似收入丰厚却又辛勤,看似压抑又自由的一族。而他们究竟是存活在怎么样的挣扎里呢?在这里,小编会为你带来马劳文化里表现出的几种生活与生存的挣扎。

收入高 = 自作自受?

在每天一大清早摸黑去上班,回到家又已经是夜晚这样的生活里,马劳心里面对的压力往往比较大。因此,在网络上的埋冤也相对地比较多。我们不难发现马劳在FB的埋冤,通常倾向于新柔长堤堵车的问题。而总在这种时候,会有一些人会说 「要去新加坡做工就不要怨」、「自己要去新加坡赚多钱,活该!」、或者 「嘿!要赚就不要怨啦!」等等诸如此类的声浪。

事实上,冷静地思考一下,你会发现这些反驳其实是一种迷思。

新山有别于吉隆坡,它有发展空间的局限,工作机会不多。同时,新加坡汇率为新山人提供了一个极为丰厚收入的选择。再加上,只需要投资2公里(但耗费几小时)的路程,就能以同样的工作换取更高的薪水。这种种因素引发的吸引力是致命的。

马劳在新加坡的工作有专业人士、技术人员、销售员等等不同层次与收入的工作。因此,马劳并不只有专业人士在新加坡打工,事实上,有大部分是属于蓝领的马劳,他们的家境需要他们每一天去经历那几小时的堵车噩梦。而这些马劳,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,住在好房子里,买豪华汽车。他们仅仅只是很简单地过着「汇率生活」,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必须承认有些马劳在面对这种反驳时,是无可奈何、委屈、却又必须故作坚强的。这些往往心酸谁人懂? 每个人都有权利为自己的生活做出选择。

节省 或 挥霍

但同时,我们不难发现马劳在新加坡工作的时候,基本上都非常节俭。因为,节俭代表着可以把更多的收入带回马来西亚。这样的压抑反而导致了新山人在周末的消费能力迅速增加。很快的,马劳们养成了周日省小钱,周末花大钱的生活习惯。

但是,马劳在新加坡感受到的也有它的过度单一化和系统化、恶劣的工作文化、压抑和拥挤。他们总在想念回到新山,生活会多精彩、多元、自由与轻松。这也是有许多马劳,即使成为了永久居民(PR),也没有放弃过马来西亚的公民权。他们是挣扎的。他们游荡在两国的好与坏之间,捉摸不定。所以往往心酸苦辣艰辛的过程自己才知道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